模式属中文名和科中文名不一致的科

来自多识植物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学名类似,科的中文名也有基名法和描述法两种构造方式。基名法是以科中某个属的中文名作为基名,将其中的专名(去掉末尾的“属”字)加上“科”字即构成科的中文名,如“桑科”一名由“桑属”的专名“桑”加上“科”字构成。描述法则是以描述科中植物共性的词为专名,再加上“科”字构成科名,如“伞形科”一名由描述科中植物共性的“伞形”一词加上“科”字构成,并不以其中任何属的中文名作为基名。

所有用描述法构造的科中文名,其模式属中文名和科中文名都不一致。而如果按基名法构造的科中文名的基名属和模式属不同,这些科中文名及其模式属中文名也不一致。它们都是模式属中文名和科中文名不一致的科

PPG I系统

在石松和蕨类植物的PPG I系统中,这样的科有7个。它们的中文名在起用时,其模式属尚取广义概念,这时模式属中文名与科中文名一致。后来的分类修订导致模式属拆分,科中文名的基名随之用来指从模式属拆分出来的属,模式属则另取中文名,从而造成模式属中文名和科中文名不一致的现象。

  1. 骨碎补科的模式属Davallia取广义时习惯叫“骨碎补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骨碎补属成为Trogostolon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Davallia改叫兔脚蕨属
  2. 合囊蕨科的模式属Marattia取广义时习惯叫“合囊蕨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合囊蕨属成为Ptisana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Marattia改叫唇囊蕨属
  3. 金星蕨科的模式属Thelypteris取广义时习惯叫“金星蕨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金星蕨属成为Parathelypteris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Thelypteris改叫沼泽蕨属
  4. 里白科的模式属Gleichenia取广义时曾叫“里白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里白属成为Diplopterygium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Gleichenia改叫珊瑚蕨属
  5. 水龙骨科的模式属Polypodium取广义时习惯叫“水龙骨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水龙骨属成为Polypodiodes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Polypodium改叫多足蕨属
  6. 桫椤科的模式属Cyathea取广义时习惯叫“桫椤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桫椤属成为Alsophila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Cyathea改叫番桫椤属
  7. 莎草蕨科的模式属Schizaea取广义时习惯叫“莎草蕨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莎草蕨属成为Actinostachys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Schizaea改叫枝莎蕨属

多识裸子植物系统

多识裸子植物系统中,这样的科有1个。

  1. 柏科中文名为一描述性名称,“柏”是狭义柏科植物(澳柏亚科柏木亚科)的统称;这一中文名因此和该科模式属柏木属Cupressus)的中文名不一致。

APG IV系统

在被子植物的APG IV系统中,这样的科一共有73个。它们又可以分成以下8类情况:

科中文名为描述性名称

按《国际藻类、菌物和植物命名法规》(ICN)规定,所有科都有按模式法构成的学名,只有8个科允许使用描述性互用名称;与此不同,在APG IV系统中,有7个科的中文名以描述性名称为规范,并不建议使用按基名法构造的科中文名。

  1. 唇形科是该科的描述性互用名称Labiatae的翻译,指该科植物的花冠多为二唇形;这一中文名因此和该科模式属野芝麻属Lamium)的中文名不一致。
  2. 豆科是该科的描述性互用名称Leguminosae的翻译,“豆”是该科植物的统称;这一中文名因此和该科模式属蚕豆属Faba,现为野豌豆属Vicia异名)的中文名不一致。
  3. 禾本科是该科的描述性互用名称Gramineae的翻译,“禾本”可以视为对该科植物生活型的一种描述(类似草本木本藤本);这一中文名因此和该科模式属早熟禾属Poa)的中文名不一致。
  4. 伞形科是该科的描述性互用名称Umbelliferae的翻译,指该科植物具有伞形花序;这一中文名因此和该科模式属芹属Apium)的中文名不一致。
  5. 十字花科是该科的描述性互用名称Cruciferae的翻译,指该科植物的花多具有4枚排成十字形的花瓣;这一中文名因此和该科模式属芸薹属Brassica)的中文名不一致。
  6. 杨柳科的专名“杨柳”是杨属Populus)和柳属Salix)植物的统称。由于杨柳科曾长期采取狭义概念(只包括杨属和柳属),因此“杨柳”可以视为对该科植物的描述性统称。这一中文名因此和该科模式属柳属的中文名不一致。
  7. 壳斗科是该科在历史上曾经使用过的描述性互用名称Cupuliferae的翻译,指该科植物具有壳斗这一共有的形态特征;这一中文名因此和该科模式属水青冈属Fagus)的中文名不一致。

科的模式属非东亚原产属

一些科为东亚的原产科,但其模式属并非东亚的原产属(尽管有些属在东亚有引栽)。当日本学者或中国学者为这些科拟定本国语言名称时,有意选用了一个东亚原产(或久经栽培而曾长期被视为原产)的属作为其日文名或中文名的基名(此后,其中的日文科名又被翻译为中文科名),从而造成模式属中文名和科中文名不一致的现象。这样的科有28个,如下:

  1. 白玉簪科的模式属丽腐草属Corsi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白玉簪属Corsiopsis)命名。
  2. 半日花科的模式属岩蔷薇属Cistus)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半日花属Helianthemum)命名。
  3. 莼菜科的模式属水盾草属Cabomb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莼菜属Brasenia)命名。
  4. 刺茉莉科的模式属牙刷树属Salvador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刺茉莉属Azima)命名。
  5. 粗丝木科的模式属髯丝木属Stemonurus)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粗丝木属Gomphandra)命名。
  6. 杜鹃花科的模式属欧石南属Eric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杜鹃花属Rhododendron)命名。
  7. 番杏科的模式属景天番杏属Aizoon)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番杏属Tetragonia)命名。
  8. 橄榄科的模式属裂榄属Burser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橄榄属Canarium)命名。
  9. 葫芦科的模式属南瓜属Cucurbit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葫芦属Lagenaria)命名。不过,经现代生物学研究,葫芦属也非东亚原产,只是在史前时代即有引栽而已。
  10. 苦苣苔科的模式属岛岩桐属Gesneri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苦苣苔属Conandron)命名。
  11. 苦木科的模式属苦板木属Simaroub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苦木属Picrasma)命名。
  12. 藜芦科的模式属爪藜芦属Melanthium,虽然现在处理为藜芦属的异名)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藜芦属Veratrum)命名。
  13. 柳叶菜科的模式属月见草属Onagra nom. illeg., =Oenother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柳叶菜属Epilobium)命名。
  14. 马钱科的模式属蜂窝子属Logani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马钱属Strychnos)命名。
  15. 霉草科的模式属三尾霉草属Triuris)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霉草属Sciaphila)命名。
  16. 木通科的模式属酒杯藤属Lardizabal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木通属Akebia)命名。
  17. 漆树科的模式属腰果属Anacardium)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漆树属Toxicodendron)命名。
  18. 山榄科的模式属人心果属Sapota nom. illeg., =Achras)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山榄属Planchonella)命名。
  19. 山龙眼科的模式属帝王花属Prote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山龙眼属Helicia)命名。
  20. 石蒜科的模式属孤挺花属Amaryllis)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石蒜属Lycoris)命名。
  21. 藤黄科的模式属书带木属Clusi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藤黄属Garcinia)命名。
  22. 小盘木科的模式属猿胡桃属Pand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小盘木属Microdesmis)命名。
  23. 雨久花科的模式属梭鱼草属Pontederi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雨久花属Monochoria)命名。
  24. 玉蕊科的模式属猴钵树属Lecythis)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玉蕊属Barringtonia)命名。
  25. 樟科的模式属月桂属Laurus)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樟属Cinnamomum)命名。
  26. 紫草科的模式属玻璃苣属Borago)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紫草属Lithospermum)命名。
  27. 紫葳科的模式属号角藤属Bignoni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紫葳属(为凌霄属Campsis的别名)命名。
  28. 棕榈科的模式属槟榔属Areca)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棕榈属Trachycarpus)命名。

科的模式属非日本原产属或在日本不够知名

一些科为日本的原产科,但其模式属并非日本的原产属(尽管有些属在日本有引栽),或者在日本不够知名。当日本学者为这些科拟定日文名时,有意选用了一个日本原产的属或在日本更知名的属作为基名,后来这些日文科名又被译为中文科名,从而造成模式属中文名和科中文名不一致的现象。这样的科有12个,如下:

  1. 防己科的模式属蝙蝠葛属Menispermum)虽然是日本原产属,但不如同科的风龙属Sinomenium,属中唯一一种S. acutum在日本作为中药“防己”的正品)更知名,故日本学者改用风龙属命名本科。这一日文名在翻译为中文名时成为“防己科”,但现在防己科中并没有规范中文名为“防己”的属和种(《中国药典》规定“防己”的正品是千金藤属Stephania粉防己S. tetrandra)。
  2. 蒺藜科的模式属驼蹄瓣属Zygophyllum)非日本原产,故该科改用蒺藜属Tribulus)命名。
  3. 夹竹桃科的模式属罗布麻属Apocynum)虽然是日本原产属,但不如同科的夹竹桃属Nerium)更知名。尽管夹竹桃属非日本原产,但日本学者仍用它来命名本科。
  4. 桔梗科的模式属风铃草属Campanula)虽然是日本原产属,但不如同科的桔梗属Platycodon)更知名,故该科改用后者命名。
  5. 菊科的学名曾长期使用描述性互用名称Compositae,其中的菊属Chrysanthemum)在中日两国的知名度都极高(日本皇室即使用菊花C. × morifolium图案作为纹饰),远胜其模式属紫菀属Aster,也是日本原产属),故该科改用前者命名。
  6. 爵床科的模式属老鼠簕属Acanthus)非日本原产,故该科改用爵床属Justicia)命名。
  7. 兰科的模式属红门兰属Orchis)取狭义时非日本原产,取广义时虽然是日本原产属,但不如同科的兰属Cymbidium)更知名,故该科改用后者命名。
  8. 木樨科的模式属木樨榄属Olea)非日本原产,故该科改用木樨属Osmanthus)命名。
  9. 瑞香科的模式属欧瑞香属Thymelaea)非日本原产,故该科改用瑞香属Daphne)命名。
  10. 卫矛科的模式属南蛇藤属Celastrus)虽然是日本原产属,但不如同科的卫矛属Euonymus)更知名,故该科改用后者命名。
  11. 五加科的模式属楤木属Aralia)虽然是日本原产属,但不如同科的五加属Eleutherococcus)更知名,故该科改用后者命名。
  12. 仙茅科的模式属小金梅草属Hypoxis)虽然是日本原产属,但不如同科的仙茅属Curculigo)更知名,故该科改用后者命名。

日本引栽科用更知名的属命名

一些科为日本的非原产科。当日本学者为这些科拟定日文名时,选用了一个较知名的引栽属作为基名,后来这些日文科名又被译为中文科名,从而造成模式属中文名和科中文名不一致的现象。这样的科有4个,如下:

  1. 凤梨科的模式属红心凤梨属Bromelia)不如凤梨属Ananas)知名,故该科改用后者命名。
  2. 蜡梅科的模式属美国蜡梅属Calycanthus)不如蜡梅属Chimonanthus)知名,故该科改用后者命名。
  3. 仙人掌科的模式属乳突球属Cactus nom. rej., =Mammillaria)不如仙人掌属Opuntia)知名,故该科改用后者命名。
  4. 芝麻科的模式属天竺麻属Pedalia)不如芝麻属Sesamum)知名,故该科改用后者命名。

科的模式属未被中国学者用来命名

一些科的模式属是中国的原产属,但因为种种原因(比如在中国不够知名),当中国学者为这些科拟定中文名时,有意选用了另一个属作为基名,从而造成模式属中文名和科中文名不一致的现象。这样的科有4个,如下:

  1. 景天科的模式属青锁龙属Crassula)曾长期取狭义概念,而非东亚原产,故该科改用东亚原产的景天属Sedum)命名;然而,分子研究表明东亚原产的东爪草属应该并入青锁龙属,此时该属亦为东亚原产。
  2. 牻牛儿苗科的模式属老鹳草属Geranium)在中国并非罕见,但曾长期没有正式的中文名,导致该科选用了含有生僻字的牻牛儿苗属Erodium)命名。
  3. 使君子科的模式属风车子属Combretum)是中国的原产属,但不如同科的使君子属Quisqualis)知名,故该科改用后者命名。
  4. 天南星科的模式属疆南星属Arum)是中国的原产属,但仅产于新疆,不如同科的天南星属Arisaema)知名,故该科改用后者命名。

科的模式属曾取广义概念

一些科的中文名在起用时,其模式属尚取广义概念,这时模式属中文名与科中文名一致。后来的分类修订导致模式属拆分,科中文名的基名随之用来指从模式属拆分出来的属,模式属则另取中文名,从而造成模式属中文名和科中文名不一致的现象。这样的科有10个,如下:

  1. 白花菜科的模式属Cleome取广义时习惯叫“白花菜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白花菜属成为Gynandropsis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Cleome改叫鸟足菜属
  2. 闭鞘姜科的模式属Costus取广义时习惯叫“闭鞘姜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闭鞘姜属成为Hellenia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Costus改叫西闭鞘姜属
  3. 草海桐科的模式属Goodenia取广义时习惯叫“草海桐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草海桐属成为Scaevola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Goodenia改叫金鸾花属
  4. 川苔草科的模式属Podostemum取广义时习惯叫“川苔草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川苔草属成为Cladopus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Podostemum改叫河苔草属
  5. 蓼科的模式属Polygonum取广义时习惯叫“蓼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蓼属成为Persicaria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Polygonum改叫萹蓄属
  6. 木兰科的模式属Magnolia取广义时叫“木兰属”,但后来该属在中国分类学界习惯被拆分,狭义的Magnolia成为非中国原产的属,因而改名北美木兰属,避免造成名不副实的错误。在这种小属概念的分类体系中,并无叫“木兰属”的属,“木兰”一名所指的玉兰Yulania denudata)属于玉兰属Yulania)。不过,国外分类学界现在大多仍采纳广义Magnolia的概念,这时候木兰科仍然是个模式属中文名和科中文名一致的科。
  7. 粟米草科的模式属Mollugo取广义时习惯叫“粟米草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粟米草属成为Trigastrotheca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Mollugo改叫毯粟草属
  8. 桃金娘科的模式属Myrtus取广义时习惯叫“桃金娘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桃金娘属成为Rhodomyrtus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Myrtus改叫香桃木属
  9. 小二仙草科的模式属Haloragis取广义时习惯叫“小二仙草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小二仙草属成为Gonocarpus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Haloragis改叫南二仙草属
  10. 杨梅科的模式属Myrica取广义时习惯叫“杨梅属”,但后来该属被拆分,杨梅属成为Morella属的中文名,而狭义的Myrica改叫香杨梅属

模式属为异名

一些科的中文名在起用时,其模式属被视为另一个属的异名;为应用方便起见,科中文名直接以后者的中文名为基名。但模式属本身有自己的中文名(尽管通常罕用),这也造成了模式属中文名和科中文名不一致的现象。这样的科有7个,如下:

  1. 茶藨子科的模式属醋栗属Grossularia早就习惯处理为茶藨子属Ribes的异名,故科名用后者命名。
  2. 独蕊草科的模式属孤蕊草属Hydatella现处理为独蕊草属Trithuria的异名,故科名用后者命名。
  3. 核果木科的模式属假黄杨属Putranjiva一度被视为核果木属Drypetes的异名,故科名用后者命名。然而现在假黄杨属一般仍作为独立的属处理。
  4. 兰花蕉科的模式属长花兰花蕉属Lowia早就习惯处理为兰花蕉属Orchidantha的异名,故科名用后者命名。
  5. 龙眼茶科的模式属球萼茶属Sphaerosepalum早就习惯处理为龙眼茶属Rhopalocarpus的异名,故科名用后者命名。
  6. 山茶科的模式属茶属Thea早就习惯处理为山茶属Camellia的异名,故科名用后者命名。
  7. 柿科的模式属象牙树属Ebenus nom. illeg., =Maba)早就习惯处理为柿属Diospyros的异名,故科名用后者命名。

其他情况

另有一个科的情况特殊,述于最后:

  1. 母草科的模式属Lindernia的中文名曾叫“母草属”,以属中一种母草L. crustacea命名,母草科因此得名。然而分子系统学研究表明,母草应转入蝴蝶草属Torenia,学名改为T. crustacea。为求名副其实,Lindernia改名陌上菜属(因其模式种L. procumbens中文名为陌上菜)。在这个新系统中,母草科已无中文名叫“母草属”的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