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族”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多识植物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苹果亚族
苹果亚族
(未显示同一用户的3个中间版本)
第30行: 第30行:
 
在传统定义的广义木瓜属(''Chaenomeles'' [[s. l.]])中,除去[[木瓜]](''C. sinensis'')的狭义''Chaenomeles''构成单系群;木瓜在叶绿体基因树上与狭义''Chaenomeles''为姊妹群,在核基因树上却与榅桲属构成单系群,说明这个种可能起源于这两个属古代种的杂交。鉴此,木瓜应独立为狭义[[木瓜属]](''Pseudocydonia''),而狭义''Chaenomeles''另称[[木瓜海棠属]]。这两个属都属于苹果群。
 
在传统定义的广义木瓜属(''Chaenomeles'' [[s. l.]])中,除去[[木瓜]](''C. sinensis'')的狭义''Chaenomeles''构成单系群;木瓜在叶绿体基因树上与狭义''Chaenomeles''为姊妹群,在核基因树上却与榅桲属构成单系群,说明这个种可能起源于这两个属古代种的杂交。鉴此,木瓜应独立为狭义[[木瓜属]](''Pseudocydonia''),而狭义''Chaenomeles''另称[[木瓜海棠属]]。这两个属都属于苹果群。
  
在苹果群中,传统定义的[[苹果属]](''Malus'')是并系群,[[多依属]](''Docynia'')应并入其中。英国学者[[拉什福思]]采取了另一种处理,把北美海棠属(''Chloromeles'')、枫棠属(''Eriolobus'')、花楸海棠属(''Macromeles'')、西蜀海棠属(''Prameles'')和花叶海棠属(''Sinomalus'')也独立出来,失之过细,特别是极不方便园艺界应用。
+
在苹果群中,传统定义的[[苹果属]](''Malus'')是并系群,其中的多个分支与[[多依属]](''Docynia'')构成暂时无法解析的多分支关系,它们合起来的支持率不高。英国学者[[拉什福斯]]因此把这些分支全部独立,而承认了北美海棠属(''Chloromeles'')、[[枫棠属]](''Eriolobus'')、[[花楸海棠属]](''Macromeles'')、西蜀海棠属(''Prameles'')和花叶海棠属(''Sinomalus''),失之过细,特别是极不方便园艺界应用。在没有进一步的研究之前,多识系统只承认多依属、枫棠属和花楸海棠属,其余分支仍置于苹果属之中。
  
 
传统定义的[[石斑木属]](''Rhaphiolepis'')和[[枇杷属]](''Eriobotrya'')属于梨群,它们构成支持率很高的单系群。但2020年的一项研究表明石斑木属嵌在枇杷属中,该研究因此把二属合并,并因石斑木属学名''Rhaphiolepis''有优先权而把枇杷属学名''Eriobotrya''作为其异名。{{Rf|phylo|Liu et al.|2020|first=yes}}然而,该研究的取样还不全面,合并的处理又使其中最著名的种[[枇杷]](''Eriobotrya japonica'')的学名也必须变更,因此多识系统暂未接受这一处理。将来更全面的证据如果表明二属必须合并,那么''Eriobotrya''似宜针对''Rhaphiolepis''保留。
 
传统定义的[[石斑木属]](''Rhaphiolepis'')和[[枇杷属]](''Eriobotrya'')属于梨群,它们构成支持率很高的单系群。但2020年的一项研究表明石斑木属嵌在枇杷属中,该研究因此把二属合并,并因石斑木属学名''Rhaphiolepis''有优先权而把枇杷属学名''Eriobotrya''作为其异名。{{Rf|phylo|Liu et al.|2020|first=yes}}然而,该研究的取样还不全面,合并的处理又使其中最著名的种[[枇杷]](''Eriobotrya japonica'')的学名也必须变更,因此多识系统暂未接受这一处理。将来更全面的证据如果表明二属必须合并,那么''Eriobotrya''似宜针对''Rhaphiolepis''保留。
  
传统定义的[[石楠属]](''Photinia'')内部以及与[[涩石楠属]](''Aronia'')和[[红果树属]](''Stranvaesia'')之间都存在复杂的关系。分子研究表明[[石楠属]]是多系群,需要拆分为[[柳石楠属]](''Heteromeles'')、[[金绒梨属]](''Phippsiomeles'')、狭义石楠属(''Photinia'' [[s. str.]])和[[落叶石楠属]](''Pourthiaea'')。{{Rf|phylo|Liu et al.|2019|first=yes}}仅就叶绿体基因树而言,落叶石楠属与涩石楠属属于苹果群,狭义石楠属和柳石楠属属于梨群。红果树属在重新定义(一些种转入落叶石楠属和石楠属,同时从石楠属转入1个种)之后为单系群,也属于梨群。金绒梨属较为特殊,在叶绿体基因树上位于苹果群的基部,在核基因树上却属于欧楂亚族,表明它很可能起源于古代杂交事件,因此有必要为它建立一个新亚族。
+
传统定义的[[石楠属]](''Photinia'')内部以及与[[涩石楠属]](''Aronia'')和[[红果树属]](''Stranvaesia'')之间都存在复杂的关系。分子研究表明[[石楠属]]是多系群,需要拆分为[[柳石楠属]](''Heteromeles'')、[[金绒梨属]](''Phippsiomeles'')、狭义石楠属(''Photinia'' [[s. str.]])和[[落叶石楠属]](''Pourthiaea'')。{{Rf|phylo|Liu et al.|2019|first=yes}}仅就叶绿体基因树而言,落叶石楠属与涩石楠属属于苹果群,狭义石楠属和柳石楠属属于梨群。红果树属在重新定义(一些种转入落叶石楠属和石楠属,同时从石楠属转入1个种)之后为单系群,也属于梨群。金绒梨属较为特殊,在叶绿体基因树上位于苹果群的基部,在核基因树上却属于欧楂亚族,表明它很可能起源于古代杂交事件,因此有必要把它作为一个独立的亚族级分支。
  
 
[[火棘属]](''Pyracantha'')在叶绿体基因树上位于苹果族中比欧楂亚族更基部的位置,但在核基因树上与狭义石楠属关系较近,表明它很可能也起源于古代杂交事件,有必要为它建立一个亚族。
 
[[火棘属]](''Pyracantha'')在叶绿体基因树上位于苹果族中比欧楂亚族更基部的位置,但在核基因树上与狭义石楠属关系较近,表明它很可能也起源于古代杂交事件,有必要为它建立一个亚族。
  
广义[[花楸属]](''Sorbus'' s. l.)是苹果族中最为复杂而疑难的类群。分子研究表明,该属有6个基本分支,其中[[白花楸属]](''Aria'')、[[红花楸属]](''Chamaemespilus'')和[[驱疝木属]](''Torminalis'')属于苹果群,[[棠楸属]](''Cormus'')和狭义花楸属(''Sorbus'' s. str.)属于梨群。此外,[[水榆属]](''Micromeles'')很可能为杂交起源,来自白花楸属和花楸属古代种的杂交。拉什福思对广义花楸属划分更细,还从Micromeles中分出狭义水榆属(''Alniaria'',此时Micromeles中文名为鼠李叶水榆属)、棕脉水榆属(''Dunnaria'')、开云水榆属(''Griffitharia'')、多蕊石灰树属(''Pleiosorbus'')、滇缅水榆属(''Thomsonaria'')和大果水榆属(''Wilsonaria''),实无必要。
+
广义[[花楸属]](''Sorbus'' s. l.)是苹果族中最为复杂而疑难的类群。分子研究表明,该属有6个基本分支,其中[[白花楸属]](''Aria'')、[[红花楸属]](''Chamaemespilus'')和[[驱疝木属]](''Torminalis'')属于苹果群,[[棠楸属]](''Cormus'')和狭义花楸属(''Sorbus'' s. str.)属于梨群。此外,[[水榆属]](''Micromeles'')很可能为杂交起源,来自白花楸属和花楸属古代种的杂交。拉什福斯对广义花楸属划分更细,还从''Micromeles''中分出狭义水榆属(''Alniaria'',此时''Micromeles''中文名为鼠李叶水榆属)、棕脉水榆属(''Dunnaria'')、开云水榆属(''Griffitharia'')、多蕊石灰树属(''Pleiosorbus'')、滇缅水榆属(''Thomsonaria'')和大果水榆属(''Wilsonaria''),实无必要。
  
 
===杂交属的处理===
 
===杂交属的处理===

2020年3月27日 (五) 14:29的版本

píng guǒ zú
苹果族
多识被子植物系统分类
(基于APG IV系统
[1] 编
生物 Vitae
域: 真核域 Eukaryota
总界: 多貌总界 Diaphoretickes
界: 植物界 Plantae
亚界: 绿色植物亚界 Viridiplantae
总门: 轮藻总门 Charophyta Superdivisio
门: 木贼门 Equisetophyta
亚门: 木贼亚门 Equisetophytina
演化支: 种子植物 seed plants
纲: 木兰纲 Magnoliopsida
亚纲: 蔷薇亚纲 Rosidae
超目: 蔷薇超目 Rosanae
演化支: 固氮分支 nitrogen-fixing clade
目: 蔷薇目 Rosales
科: 蔷薇科 Rosaceae
族: 苹果族 Maleae
Small (1933)
族名模式
苹果属 Malus
Mill. (1754)

  见正文

苹果族Maleae)是蔷薇科的一个

词源

苹果族的学名Maleae由模式属苹果属学名Malus复合形式Mal-加上表示族的等级后缀-eae构成。该词为复数形式,故在做主语时应与动词的复数形式搭配。

本族中文名亦由模式属中文名“苹果属”中的专名“苹果”加上“族”字构成。

系统发育

苹果族(Maleae)有时被不正确地称为梨族(Pyreae)。按波特系统的定义,它除了包括传统上果实为梨果或多核核果的苹果亚科各属外,还包括果实为聚合荚果的檀梅属Vauquelinia)以及果实为聚合蓇葖果楂梅亚族(Lindleyinae),这使苹果族的果实在蔷薇科各族中呈现了最大的异质性。

苹果族是渐新世以后发生剧烈辐射演化的类群;与桃族类似,其中存在大量古代杂交起源的类群,导致根据叶绿体基因和核基因分别构建的系统发育树存在明显的不一致。然而,因为苹果族的种数较多(900余种),果实形态又有明显差别,学界习惯把它分成二三十个属。目前,对苹果族的系统发育解析得相对较好的是2012年美国耶鲁大学两位学者发表的研究[2];多识被子植物系统对苹果族的属的划分和顺序排列主要即参照了该研究及同年发表的另一项研究[3],并根据一些最新研究加以修订调整。

欧楂亚族

叶绿体基因和核基因都表明假唐棣属Malacomeles)、榴棠属Peraphyllum)、唐棣属Amelanchier)、云棠属Hesperomeles)、欧楂属Mespilus)和山楂属Crataegus)构成支持率极高的分支。它们由此构成欧楂亚族(Mespilinae)。

苹果亚族

苹果族除去檀梅亚族、楂梅亚族和欧楂亚族之后,剩下的属呈现了复杂的网状演化关系,但在叶绿体系统树上大致聚为两支,可称之为“苹果群”和“梨群”。

合乎传统定义的属中,属于苹果群的有矮棠属Chamaemeles)、榅桲属Cydonia)、牛筋条属Dichotomanthes)和小石积属Osteomeles);属于梨群的有栒子属Cotoneaster)和梨属Pyrus)。

在传统定义的广义木瓜属(Chaenomeles s. l.)中,除去木瓜C. sinensis)的狭义Chaenomeles构成单系群;木瓜在叶绿体基因树上与狭义Chaenomeles为姊妹群,在核基因树上却与榅桲属构成单系群,说明这个种可能起源于这两个属古代种的杂交。鉴此,木瓜应独立为狭义木瓜属Pseudocydonia),而狭义Chaenomeles另称木瓜海棠属。这两个属都属于苹果群。

在苹果群中,传统定义的苹果属Malus)是并系群,其中的多个分支与多依属Docynia)构成暂时无法解析的多分支关系,它们合起来的支持率不高。英国学者拉什福斯因此把这些分支全部独立,而承认了北美海棠属(Chloromeles)、枫棠属Eriolobus)、花楸海棠属Macromeles)、西蜀海棠属(Prameles)和花叶海棠属(Sinomalus),失之过细,特别是极不方便园艺界应用。在没有进一步的研究之前,多识系统只承认多依属、枫棠属和花楸海棠属,其余分支仍置于苹果属之中。

传统定义的石斑木属Rhaphiolepis)和枇杷属Eriobotrya)属于梨群,它们构成支持率很高的单系群。但2020年的一项研究表明石斑木属嵌在枇杷属中,该研究因此把二属合并,并因石斑木属学名Rhaphiolepis有优先权而把枇杷属学名Eriobotrya作为其异名。(文献库未收录该文献!)然而,该研究的取样还不全面,合并的处理又使其中最著名的种枇杷Eriobotrya japonica)的学名也必须变更,因此多识系统暂未接受这一处理。将来更全面的证据如果表明二属必须合并,那么Eriobotrya似宜针对Rhaphiolepis保留。

传统定义的石楠属Photinia)内部以及与涩石楠属Aronia)和红果树属Stranvaesia)之间都存在复杂的关系。分子研究表明石楠属是多系群,需要拆分为柳石楠属Heteromeles)、金绒梨属Phippsiomeles)、狭义石楠属(Photinia s. str.)和落叶石楠属Pourthiaea)。(文献库未收录该文献!)仅就叶绿体基因树而言,落叶石楠属与涩石楠属属于苹果群,狭义石楠属和柳石楠属属于梨群。红果树属在重新定义(一些种转入落叶石楠属和石楠属,同时从石楠属转入1个种)之后为单系群,也属于梨群。金绒梨属较为特殊,在叶绿体基因树上位于苹果群的基部,在核基因树上却属于欧楂亚族,表明它很可能起源于古代杂交事件,因此有必要把它作为一个独立的亚族级分支。

火棘属Pyracantha)在叶绿体基因树上位于苹果族中比欧楂亚族更基部的位置,但在核基因树上与狭义石楠属关系较近,表明它很可能也起源于古代杂交事件,有必要为它建立一个亚族。

广义花楸属Sorbus s. l.)是苹果族中最为复杂而疑难的类群。分子研究表明,该属有6个基本分支,其中白花楸属Aria)、红花楸属Chamaemespilus)和驱疝木属Torminalis)属于苹果群,棠楸属Cormus)和狭义花楸属(Sorbus s. str.)属于梨群。此外,水榆属Micromeles)很可能为杂交起源,来自白花楸属和花楸属古代种的杂交。拉什福斯对广义花楸属划分更细,还从Micromeles中分出狭义水榆属(Alniaria,此时Micromeles中文名为鼠李叶水榆属)、棕脉水榆属(Dunnaria)、开云水榆属(Griffitharia)、多蕊石灰树属(Pleiosorbus)、滇缅水榆属(Thomsonaria)和大果水榆属(Wilsonaria),实无必要。

杂交属的处理

苹果族内存在大量杂交属,有些是人工杂交属,也有一些为自然形成。其中,东亚分布的木瓜属和水榆属起源甚早,如今已经各有一个亲本属的分布区与其分布区不重叠,因此这两个属宜视为一般属来处理。

与此相反,分布区在欧洲相互重叠的花楸属、白花楸属、红花楸属和驱疝木属曾经反复产生杂种,并因为其无融合生殖而分化出更多小种。它们的杂交属因此不宜作为一般属处理,而应该按杂交属处理。鉴此,2017年先尼科夫库尔托建立的5个属Borkhausenia, Hedlundia, Karpatiosorbus, MajovskyaNormeyera(文献库未收录该文献!)在多识系统中都处理为相应的杂交属的异名。

与桃族的对比

分类

参考文献